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针对年满18周岁非大陆全球华人开放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 
正 在 载 入 中 ……
正 在 载 入 中 ……

春床: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

  每天下午,他会早早收工,到附近溜一转,看看地形,也看看人,尤其盯着那些下班的男男女女,当然主要是女人,年轻漂亮的女人,或者丰满白净的少妇,或者看上去很有气质的白领甚至是干部模样的女子,有些女人,哪怕老一点,但气质非常好,偷窥这样的女人给男人在床上操,比漂亮的小姑娘更剌激。   看好了,差不多近天黑的时候就回来,先吃了饭,歇一会儿,然后做活,把傍黑时分那个多小时的工夫给补上,也因为,一般男女上床做爱,至少要到九点以后,早早出去,没戏看,白喂了蚊子,划不来,所以说啊,什么都要讲技术,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,这话说死了的。   九点钟后,溜溜达达的,他就出来了,到早就看好的偷窥点,他一般把这个叫某某无名高地,悄无声息的蹲下来,然后就可以看戏了。   往往要等,不是马上有戏看,而最好的偷窥季节,一般也就是春夏秋三季,这三季,也是蚊子最肆虐的季节,人只要一停下,都疯了一样,不要命的扑过来,所以要做好准备。   先是手脚,长筒靴加皮手套,长衬衫长裤,上下扎进去,风雨不漏,再是头脸,这个也有办法,准备一个略有些硬度的朔料袋子,前面撕两个孔,留下眼晴和鼻子,然后往脑袋上一套,即透气,蚊子又咬不到。   还有一个好处,偷窥嘛,偶尔会给人发现,张五金就碰到过几次,碰到了得溜啊,黑灯瞎火的,他头上却戴着个白朔料袋,别人不但看不清他的脸,而且黑夜里看上去白乎乎的一个东西,居然跑得飞快,这是人还是鬼啊,就不敢来追,甚至有吓得请神进医院的,让张五金偷偷笑死,近两年来,他从来没给人抓住过,还是那句话,科学技术才是第一生产力。   这一次,却出了点意外。   这次做活的地点,是张五金最满意的,拐角出去不远,就是一个新的小区,都是些年轻夫妻,而在这个小区的后面,还有一栋在建的大楼,却因为缺少资金,建一半停工了,这就方便了张五金偷窥,溜进停工的大楼,对面小区的一切,尽收眼底,而且刚好就是卧室,因为是停工的大楼,没住人的,就根本没人防备,连窗帘都懒得拉一下,没必要不是,却没想到,全便宜了张五金。   真的是爽啊,最多的时候,张五金一晚上看了十七对,那真是恨不得化身千眼观音,一双眼晴,看不过来啊。   张五金相信,还能冲高,因为小区这栋楼有四个单元,板式结构,十一楼的小高层,一梯两户,一个单元二十四户,四个单元近百户,十七对,远远没有达到投票率,象张五金他们村里选举唱戏,这样的投票率,过不了关的。   记录果然一直在刷新,而意外,就出在记录最高的那一个晚上。   那天晚上,张五金数出了惊人的五十四对,张五金喜出望外,跑上跑下,跑前跑后,左右对比,筛选排除,忙得啊,就跟村头发情的老狗一样,结果一个没注意,一脚踩空,扑,摔了个大跟头,脑袋撞在墙上,晕了过去,好一会儿才醒过神来,摸一下,还好没出血,不过手也扭了,膝盖也撞伤了,悲摧啊。   不过我们张五金同学,有着强烈的敬业精神,半扭着身子,还是伏在窗台上,坚持到对面大部份灯光熄灭,这才一瘸一拐的回来。   回来看了一下,头上有个包,膝盖手肘破了点皮,脚环处好象扭着了,隐隐的痛,其它还好,小意思,他也不当回事,洗了个澡,熄了灯,慢慢的回味,很兴奋,五十四对呢,很有些经典动作的,都不知道怎么选了,最终在瞻前顾后中撸了一管,那个痛快啊,然后美美的睡了过去。   但第二天早上醒来就悲摧了,头上还好,只一块青,左脚脚环却肿大了,象连夜发了酵的面团,几乎不能点地,一碰就痛。   “倒霉,倒霉。”   这是学成龙的,张五金觉得很带感,成了口头禅。活计是做不成了,还好也差不多收尾了,吃了个早点,到街头的小诊所,不用说,吊起。   其实象这样的摔扭伤,外面上点药再内服点儿跌打丸什么的就行了,要打什么吊针?可不打吊针,人家怎么赚钱,五毛一枝的青霉素,开四支掺点水,八十,杀猪呢。   吊就吊罗,张五金也没办法,只小声嘟囔了一声,引得打针的小妹转头来看他,眼里笑眯眯的。   张五金长得一表人材,拿他过世的师父的话来说就是:“好皮相。”每每到人家做活,女主人都要多看他一眼,这小妹长得还不错,尤其眼晴带笑的时候,蛮清秀的,张五金便回个笑脸,小妹脸蛋上居然微微有了点儿红意。   张五金突然想起,今天是周六。   “难怪,五十四对,嘿嘿。”   他想着就兴奋,今晚上是不行了,得休息一晚,但打一针,吃点药,明天应该差不多了,明天晚上,还可以继续,明天是星期天,也许能打破昨天的纪录。   但事与愿违,第二天,脚不但没好,反而更痛了,肿也没消,张五金几乎要破口大骂了,这什么狗屁诊所,扭个脚打青霉素,素你娘哦,心痛钱是一回事,耽搁了晚上的偷窥大业,才是让他肝火上升的主要原因。   “不行。”   他摇头,得想个法子,记起老家邻村有个老赤脚医生,治跌打损伤是一绝,随便扯点草药,捣成一团青草糊糊,敷上去,一般的扭挫伤,绝对第二天就能消肿,不用三敷,满地飞跑。   虽然舍不得走,这地儿太好了,而且中间好几个是美女呢,但到底腿要得紧,万一耽搁了,弄成个瘸子,那就真的悲摧了。   刚好这一家的活计也收了尾,结算了工钱,当天下午,他就打了回程。   第2章 退婚   他家在城关镇下面的青山冲,离着市里并不远,三块钱的车费,只不过下车到家还有三里多路,他把木匠家什寄在路边的饭店里,先不回家,先到邻村,找到那个老郎中,老郎中看了一下,说骨头微微有点错位,帮他正了一下骨,然后敷了点草药,那草药是难看,老大一泡糊糊,但真是管用啊,敷上去,没五分钟就不痛了,张五金不敢回家,老郎中家有现成的房子,睡不要钱,搭伙吃个饭,三块钱就可以了,他就睡了一夜。   为什么张五金不敢回家,怕他娘念叼。   农村取名,很简单,他叫五金,那他上面还有几金?对了,还有四金啊,爹娘当年为了生他这个宝贝儿子,可真是吃了苦头的,也从小做宝看,那真是捧着怕摔了,含着怕化了,他好好的出来做活,赚不赚得到钱两说了,居然拐着脚回去,他娘还不念叼死,实在是有些烦,还是脚好了再说。   果然灵验,第二天早上起来,不但消了肿,也基本不痛了,只点地重了还微微有点痛,老郎中说最好静养两天,张五金索性又呆了一天,第三天,慢慢走的话,完全看不出来了,这才回去。   张五金老爹话不多,看见他回去,也就笑了一下,自顾捉了只鸡杀去了,每次都这样,只要他回家,一定杀只鸡。   他娘话就多了,一面收拾着饭菜,一面絮絮叼叼,张五金也习惯了,自顾自打开电视,有一嘴没一嘴的应着,后来他娘好象突然想起了什么,到里屋拿了个东西出来,是一个包,女式的,递给张五金。   “文妹子还给你的。”   “什么?”   张五金愣了一下。   文妹子大名文珠,是年前经人介绍认识的,前村的一个女孩子,长得秀秀气气,说话也秀秀气气的,笑起来有两个酒窝,胸部很丰满,这一点让张五金特别满意,春节的时候,两人约着看了几场电影,都有意思了,张五金还趁着机会亲了文妹子的嘴,那小嘴儿,软软的嫩嫩的,真是甜啊。   双方说好了,今年年底就成亲,文妹子是卫校毕业的,到时在村里开一家诊所,张五金就做木匠活,两个人一定可以过上好日子,手机项琏什么的,都是张五金给买的,没有正式订亲,但就是那么个意思了。   但现在却退了回来,什么个意思?   “文妹子飞了高枝了。”   他老娘的话里,有一种尖辣的酸气:“她家跟张院长家里正式订了亲,说是年底结婚吧,张院长给她搞了个指标,进了中医院,正式当大夫了,吃国家粮了。”   国家粮农村粮,是以前的提法,现在虽然早废除了粮本,但老辈人还是习惯这么说,就是拿上了国家工资,再不是农民了的意思。   他娘念叼着,张五金脑子里嗡嗡的,后面的话,一个字也没听进去,吃了饭,拿了那个包,就往他师父这边来。   他师父张虎眼死了快两年了,但每次只要回来,张五金都习惯性的去他师父屋里打一转。   说起来,他师父还是他远房的一个堂伯,祖传的木匠手艺,据说后来又跟一个外地的老木匠出去闯荡了七八年,手艺就此大成,城关镇十里八乡,说到木匠,一定是张虎眼挑旗。   张虎眼娶了两个老婆,都没有生下一男半女,前个老婆死了,后个老婆离了ccc36.com期待你的到來,留下一栋四扇大屋,说好就是张五金的。   张五金记着师父,到不是为师父留给他的这栋屋子,他心是野的,喜欢城里,喜欢城里闪烁的灯光,整齐的马路,还有马路上灯光下包裙黑丝紧紧裹着臀部的妹子,农村里的屋子?别墅他都不稀罕。   张五金记着师父,是师父真的对他好,到底哪里好,他也说不上来,很多人都说他师父神,农村里,说一个人神,是带有一种特别的祟敬的意思,就好象说那些神婆神汉,张五金并没有见过他师父有什么特别的地方,不过他也觉得,他师父是有些神,当然,要他说,到底哪里神,他又说不上来,反正他就是忘不了。   说来也是个缘份,张五金从小就喜欢木匠活计,张虎眼若是在村里做活,他总会跑去玩儿,张虎眼也喜欢他,给他做小玩具,手枪啊什么的,稍大点儿,他要摸摸木匠家什,张虎眼也不反对,还开玩笑说就收他做徒弟,教他一些小手法,弹木线,推刨子,凿眼,张五金蛮聪明的,几年下来,还真学了几手,后来高中没考上大学,索性就正式拜了师,只可惜,张虎眼只带了他三年就死了,但他教得细心,张五金的手艺,比一般的木匠,只强不差。   打开门,厅屋里神梁上,就挂着张虎眼的遗像,眼光虎虎的看着张五金。   说张虎眼神,神就神在这双眼晴,不但能看木,还能看人,木匠能看木料,那不稀奇,熟了嘛,哪里有眼哪里有节,一根大木能出几件家具,当然一眼就能看出来,但说能看人,一般人不理解,也不相信。   但张五金信,因为他亲眼见过,张虎眼也教过他,怎么看人,面象,骨象,气色,不过这方面,张虎眼教得不怎么用心,有一嘴没一嘴的,张五金学得更不上心,他就想不清楚,又不是学中医,望闻问切,看人面相做什么,要不改行当八字先生?他又不是瞎子,瞎子也用不着看象啊。   只有一回,他惊了一下,他师父接桩活,本来应下女主人了,结果男主人一回来,他师父就退了,张五金不明白,问为什么,张五金说了一嘴,说这家男主人没几天活头了,活计做不下去的,张五金不信,结果没过三天,那家的男主人就死了,惊得张五金目瞪口呆。   后来问张虎眼,张虎眼只说那男主人眉间有死气,其它的就不肯多说了。   第3章 一天三个头   张五金到是来了劲,有一段时间,天天盯着人看,然后把自己的心得说给张虎眼听,中间看死了好几个人,嗯,其实人家没死,不过张五金觉得人家要死了,张虎眼只是笑笑,有时插一嘴,大多数时候不吱声,要不是没多久张虎眼死了,张五金真有向神棍发展的势头。   “师父。”   一看到张虎眼的遗像,张五金眼泪无由的就落了下来,止也止不住,到后来索性号淘大哭。   不仅是女朋友给人抢走了,也是心里委屈,小木匠在城市里打混,各种为难,各种克扣,各种白眼,说起来有一箩筐,以前跟着师父,一切都是师父出面,这一年多自己在外面闯荡,才真正知道了内里的酸甜苦辣。   哭了一场,心里到好象是痛快了,再看师父的遗像,还是那么亲切。   “师父,我给你叩头吧,算起来,该有两百多个了呢。”   张五金这话,有典故。   张虎眼快死了的时候,问张五金:“师父要是死了,你想不想师父。”   “想啊。”   张五金当时并不认为师父会死,才五十岁不到,正当壮年,平时感冒都没有一个,那手劲儿,老虎都捏得死,而且现在医术又发达,就算有点小病,总会好的,怎么会死,所以回答得轻松。   张虎眼问:“怎么个想法儿?”   这问题就刁钻了,但张五金是个聪明的,嘿嘿笑,眼珠子一转,说:“到时我给师父叩头,一天叩三个,要是在外面做活来不及,那就记着,回来一总叩,少一个,你从棺材里爬出来敲我。”   张虎眼就笑:“那好,我可记下了。”   过了两天,张虎眼拿了个蒲团给张五金,说:“一天三个啊,一年下来可不少,尾数我给你抹掉,也有一千个,一次叩下来头痛,拿着这个蒲团,垫着叩。”   张五金当时还是没当回事,到觉得好笑,后来师父突然就死了,他才记起了师父的话,这一年多近两年来,每次回来,就拿蒲团叩头,他面像是个机灵的,心其实有些实,尤其答应了师父的,所以每一次都数着,只多,不少。   这次也一样,上了香,摆了茶,他一五一十,一个个的数着,恭恭敬敬的叩下头去,不过心里有点乱,也没仔细去算,到底要叩多少,于是就一直叩,反正只多不少就行了,心里其实还苦,边叩就边叫:“师父啊,我偷看别人操女人,结果我自己的女人却给别人操了,我苦呢师父。”   张虎眼当然不会应他,张五金叩得有些头晕了,不叩了,就那么趴在蒲团上,突然好象觉得有些不对,把蒲团拿起来,捏一捏,揉一下,里面好象不完全是软的,中间还夹着一个硬东西,好象一本书的样子。   张虎眼死,只给张五金留下这栋屋子,其它什么都没有,别人都说不可能,张虎眼好手艺呢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几乎没空过,这些年,工钱又高,多了不说,十几二十万要给张五金留下来,都说张五金发了财,可张五金真的没有,他娘也问过,是不是藏起来了,没来得及说,要不找一下,张五金没找,对着师父的遗像,就觉得师父还在,翻师父的东西,他不愿意。   但这会儿就起了心,也觉得怪,师父要他叩头,还巴巴的拿个蒲团给他,当时就觉得蛮好笑的,莫非是师父考验他的一个小手法,其实师父的存款折子什么的,就藏在这蒲团里?   想到这里,张五金又觉得有趣,又有些苦笑了:“师父啊,你要有钱给我,明说啊,你早知我跟文妹子好的,要是有钱,我帮她买个指标,她也就不会给人拐走了,现在都给别人操了,我拿着钱又还有什么用?”   说是这么说,到底心里好奇,折了线,打开蒲团,并没有看到什么存款折子,里面是一本线装的旧书,繁体字的,不过张五金认得繁体字,是张虎眼教他认的,不认还不行,这会儿起作用了。   封面上一行字:鲁班秘传三十六合欢床谱。   张五金一时间有些傻眼。   木匠行当中,一直有一个传说,先师鲁班,曾传下一种春床,正式名称又叫合欢床,这床有秘法,睡这种床的男人,特别的威猛,哪怕平时阳痿的人,到了这床上,也能夜御十女,睡这种床的女人,则特别的妩媚,至于什么性冷感啊什么的,完全不存在,那真是热情如火,铁石人儿都要动心。   古代皇帝的龙床,就是春床,为什么叫龙床?皇帝是真龙天子,这是一个意思,另一个意思是,上了床,就是一条龙,所以皇帝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再加三千佳丽还要到外面去泡女人,象唐玄宗与杨贵妃,象宋徽宗与李师师,象乾隆七下江南,搜刮无数佳丽,他们哪来的那个体力精力?就因为他们睡的是春床,也就是真正的龙床,所以他们玩尽了天下女人,还能得长寿。   真正的春床,不但能让男女好合,阴阳和顺,子孙繁衍,还能长命百岁。   不过春床流传极为隐密,传承极严,几乎每代都是单独相传,最后的一脉传承,据说是在民国,袁世凯要当皇帝,找到了春床的传人,做了一张龙床,但这位传人却弄了点手法,结果袁世凯只睡了八十三天就死了,只不过临死之前,枪毙了那个传人,也有传说,那个传人逃跑了的,春床还有传人。   这个传说,张五金老早以前就听说过,神乎其神的,不过他问张虎眼,张虎眼却只说是个故事,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合欢床谱竟然在张虎眼手里,张虎眼,就是春床的传人。   张五金翻了一下,床谱不是很厚,有图有字,一时也来不及细看,因为书中还夹着一封信,是张虎眼写的。   张五金看了信,才明白了这中间的根由。   第4章 筷子   张虎眼告诉他,没给他留钱,而是捐给了慈善机构,因为张虎眼给他留下了合欢床谱,这比留多少钱都强,但为什么又要藏起来,不早早交给他,甚至手把手教他呢,因为张五金聪明外露,性子轻浮,早早把春床教给他,恰如让一个小孩手棒黄金去闹市中招摇,是祸非福。   所以张虎眼把床谱藏在了蒲团里,又巧设话锋让他叩头,张虎眼的想法,等张五金叩得几年头,年岁长了,在外面闯荡,吃的苦头多了,心性沉静下来,那个时候,蒲团也该旧了破了,床谱露出来了,张五金也就能学了,只是他无论如何想不到,因为失恋,受了剌激,张五金叩得昏头,竟在无意中提前发现了床谱。   解释了床谱藏蒲团中的原因,张虎眼在后面,就大致介绍了春床的做法和功用。   与外界传说的不同,春床其实有三十六种做法,每一种做法,又还有三种变式,合计是一百零八式,等于就是一百零八种床。   为什么这么复杂呢?因为人是活的,千人千面,万人万心,一张床,是睡不了所有的人的,就如同人参虽好,并不能包治百病,治病,得对症下药,春床也一样,要看人做床。   做张床,还跟医生看病一样,先要望闻问切,才能下药,换以前,张五金是不信的,这会儿才信了,也猛然就明白了,张虎眼以前为什么老是要他看人,他还以为是看人接生意呢,却原来张虎眼老早就在训练他。   不过要真正的辨别各种人的阴阳虚实,光用眼晴看不行,得用心看,要用心看,先要静心,怎么静心?张虎眼在信中告诉了他方法。   在厅屋里,有两截大木,都是合抱粗的白杏,两米长,最初张五金只以为张虎眼是买下来给自己打棺材的,可张虎眼临死前却告诉他,这两截大木不能动,要收十年,当时张五金不明白,现在明白了,因为张虎眼告诉他,用刨子,把这两截大木,出成一双筷子。   这双筷子,只能一气呵成,筷子不成,不能出屋,而且只能用刨子,其它一切家什不能用。   当木成筷时,心也就沉下来了,也就静了,也就能看人了,也就能做床了。   “师父,我明白了。”   张五金收了信和书,回家里来,打了个包,说要到师父这边住一段时间,有桩手艺要摸精熟一点,饭也不回来吃,就在那边自己煮着吃,他娘一听就急了:“煮什么煮,我每天给你送。”   他爹也在一边点头。   张五金也不坚持,张虎眼说大木收十年,其实就是让他沉十年,但他,沉不下去了。   他娘跟着过来了,收拾床铺屋子,张五金也就不管,拿了床谱出来看,先还不觉,细一看,才真有些头晕。   春床不是一般的床,春床是活的,每一式变化,先看天,看四季的交替,再看地,看屋子的风水宅向,最后才是看人,三式变化,就是天地人的主式,其实内里又还要微调,而最关健的,还是看人。   人活一口气,道家叫真气,中医叫卫气,鲁班则把这个叫春气,因为春床,调的就是肾,而肾为先天之本,肾调好了,整个人就好了。   具体怎么看春气,床谱上有说明,不过张五金暂时真的看不懂,只回想师父以前零零碎碎的一些话,当时又没注意听,有些也不记得了,大致能摸到一点点风。   不过他也不急,他现在更相信师父了,师父即然说心静自然可见,那就先静心罗。   当天什么也没做,他娘晚上果然就送了饭来,他爹也来了,快入夏了,蚊子多,他爹把屋子前后都清理了一遍,所有杂草瓦砾都清干净了,阴湿的地方撒上石灰,再又四面点起艾草,厅屋里也点了一堆,熏腊肉一样,把一座大屋,整个儿熏了一气。   烟雾缭绕中,张五金看着师父,好象飘飘欲仙的样子。   “师父真的很神。”   他想。   第二天一早起来,他开始出刨。   怎么推刨,床谱上也有说明,张五金有些看不懂,不过一看姿式,突然就明白了。   脚踏禹步,就是双脚分开,一前一后,不丁不八,然后腰如弓,手如箭,看起来玄,其实就是师父教过的,不过当时自己没觉得,这会儿再看床谱,就觉得神气飘逸。   “难怪先半年,师父老是给我纠正姿势,说什么姿势最重要,原来是这样,步子对了,才好提气,劲才能顺,气才能沉。”   前后霍然贯通,张五金突然哑然失笑:“师父,这好象是武林秘籍呢,刚好张无忌也姓张,哈哈。”   偷窥是近两年才养成的,他以前最大的爱好,是看武侠小说,几乎能倒背如流。   笑了一气,收拢心神,照着师父平日的要求,提气凝神,推了一刨。   这一刨推出来,就再没停下。   随后的几个月里,他再没出过屋子,饭都是他娘送过来,累了的时候,就在屋前的地坪上看看床谱,或者吹吹笛子,他娘说要把电视机搬过来,他说不要,最初一段时间还有些浮燥,慢慢的,整个人就沉了下去,气质上也慢慢的生出变化,他自己不觉得,他娘是个浮燥人,也没多少感觉,到是他爹,有一天跟他娘说了一句:“五金越来越神气了,跟虎眼一样。”   这话张五金没听到,听到了也不在乎,几个月刨子推下来,他整个人仿佛都沉浸在了一种奇怪的氛围里,如果有人在外面看他推刨子,一定会惊讶的发现,他推刨子的姿势非常好看,就象跳舞一样,带着一种古怪的韵律,仿佛他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朵白莲花,仿佛他不是在推刨子,而是白莲花浮在水面,风一吹,花叶翩翩。张五金在师父的木工箱里,还发现了一本笔记,他以前不愿翻师父的东西,现在却再没有什么心里障碍,真正的敬,是亲如一人。   第5章 一定要泡了她   张虎眼这本笔记,记录了他这些年的心得,尤其是怎么看春气的,本来床谱上的话,张五金很多看不懂,随着体内气机的变化,再得了师父笔记上的提点,他终于也就慢慢的懂了。   中医,书法,儒家,匠门,中华文化其实一脉相通,都要合于道。   春床是活的,只因为春气是活的,怎么才是活,天地人合而为一便是活,活才合于道,才能和顺,才可长久。   这天晚上,张五金终于把两根大木出成了一双筷子。   他放下刨子,站了一会儿,一束月光从窗棂中射进来,他拿起筷子,轻轻的夹住那缕月光,那一瞬间,天地人突然一体贯通。   一双筷子,夹了阴阳。   “师父,我成了。”   他到师父遗像前叩头,再看师父,突然就明白了:“师父不是成神了,原来他有隐疾,眉心春宫空而燥,眼光却崩而锐,这是挣命啊,恰如琴弦,绷得太紧,终于要断,难怪他不到五十就过了。”   别人看张虎眼的眼光,神,甚至有些不敢对视,张五金以前也是一样的看法,到今夜,他才能看出来,师父是在强撑着,这眼光,涸泽而渔罢了,他应该是先天就有隐疾,只不过得了床谱,推刨就是练气,才勉强撑到五十岁,否则活不过三十就会死,也难怪他没有子女,先天无水,岂有春流。   第二天一早,张五金锁上门,回家里来,他娘一看欢喜:“回来了啊,我还想着扯了猪草回来给你送早饭了,对了,谭木匠昨夜里打电话来,说有一桩活,看你接不接?”   “哦。”   张五金应了一声,他先把手机也关了的,重新充上电,开机,打通了谭木匠的电话。   谭木匠年纪跟他师父张虎眼差不多,是个爽快人,一接到他电话就打哈哈:“你小子在家里修闺女呢,出来做活了,张院长家里,要做一套家具,我忙不过来,你去接一下吧。”   “哪个张院长?”   “还有哪个张院长,中医院的张院长啊,他家年底收媳妇,说买的家具不行,自己做,你接一下吧,我给你电话。”   谭木匠报电话号码,张五金耳朵里却嗡嗡直叫,他在接通电话之前,都觉得心如止水,但在这一刻,一颗心猛然就怦怦的狂跳起来,有一个念头,如开春的野草,疯狂的滋生出来。   春床,鲁班给的正式名称是合欢床,那为什么叫春床呢,这里面有个原因。   做春床,先看春气,男人属阳,春气外露,所以这人的春气是虚是实,是沉是燥,看眉心春宫就行了,但用这法子看女人不大管用,女人属阴,春气内敛,而且女人特别会装,看春宫,一般就看不出来,那要怎么办呢?   鲁班有办法,三十六式之首,是一个最基础的床式,叫做试春床,也叫诱春床,女人只要往这床上一坐,春气立刻就会给激发出来,春心荡漾,虚实沉燥一眼就能看出来,然后再根据春气,把床改一下就行。   只是这床有一点不好,女人春心给激发出来后,会发春,而春床传承虽然严,择徒往往千挑万选,但人嘛,总有变的时候,有些无良之徒,就用这个试春床勾引女子,久而久之传了出来,就给叫成了春床,也就是木匠行当中一直以来传说中的那个主角,不过三十六式合欢床都是由这一式改出来的,这么叫也行,只是助人和合如意的仁术,弄成了诱人妻女的邪术,就有些无奈了。   但张五金这时候脑子里想到的,却就是春床。   “我就算娶不到她,也要操了她。”   谭木匠说了两遍他才记下电话,随即就拨通张院长张成昆的电话,张五金还怕张成昆嫌他年轻,首先报了师父张虎眼的名字,果然,张成昆一听,就说知道,是张虎眼的徒弟啊,你过来看看。   这时他娘端了鸡蛋面条上来了,张五金匆匆两口吃完,说一声,背了木工箱子就进了城,到中心医院,先打电话,张成昆却没空,张五金心中火烧火燎的,又想站在中医院门口,又想躲着,不是等张成昆,是想等文妹子,他一面咬牙,想着文妹子上班撞见他,会是个什么情形,一面又有些心虚,他背个木工箱子,文妹子却一身白大褂,什么情形?未必文妹子没脸啊。   所以还是躲到了边上的小饭店里,一直到中午时分,张成昆才打电话来,让张五金到他办公室里去。   张五金把木工箱子就寄在小饭店里,只夹了一本图纸,这时候突然有些怕见文妹子了,中医院出来的妹子不少,一个二个,都打扮得时尚漂亮,而他只是个小木匠而已,确实是他没脸啊,还是不要撞见的好。   还好没有撞到文妹子,他以前来过中医院,径直进了张成昆的办公室。   张成昆四十五六岁了,中等个头,大脑袋,没脖子,大肚子,没腰身,他的裤腰,张五金这号的,估计可以塞两个,跟人说话,有些儿翻着眼皮子,当然,也要看人,张五金曾经在电视上见过张成昆陪县领导视察,弯着脸,哈着脸,跟讨吃食的狗一样。   张成昆有个外号,张公猪,传说中医院里的妹子,有姿色没姿色的,都给他睡过,更有传说,他甚至拿中医院自己睡过的妹子,去跟卫校的领导交换,然后跟他睡过的卫校里的妹子,就可以进中医院,跟公猪一样,到处交配,所以得了这么外号。   张五金留了心眼,进门先看了张成昆眉心春宫一眼。   这有点象中医。  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,第一就是望,也就是看脸像。   都说人要讲面子,什么是面子,一般人其实不明白,只以为是摆阔的意思,其实你的脸,就是你的面子,明白的人,例如中医,从你的面子,就能看出你身体的里子。   脸白,贫血,脸红,有热,脸黑,肾脏有问题了,脸紫,看看心脏吧。   眼袋如卧蚕,你不是关公,是你的胃有问题了,颧骨生皱纹,你也不是苦瓜,是你的肝有问题了,鼻梁生横纹,胆在抗议,长针眼,那不是你偷看了人家夫妻办事遭了报应,而是气血虚了-----。   总之一句话,有经验的中医,只看你的面子,就基本上知道你的里子。   匠术不是中医,张五金的望,和中医的望,自然也就有区别,他不看其它地方,就看两眉之间,鲁班把那里叫做春宫,为什么说眉眼间春意盈盈,人的春气儿,就藏在两眉之间,这人春气是实是虚,是浮是燥,一眼就能看出来。   而张五金只望了一眼,心下就大是鄙夷。   张成昆春宫中春气杂乱,春线轻短而浮,这样的人,确实容易发春,浮而易现嘛,就如满瓶不响,半瓶乱晃,但春线短,不到半寸,张虎眼的笔记里说,这样的人,到女人身上,撑不了三分钟,甚至有时一分钟都不到,最多二三十下就泄了。 共3条数据 当前:1/3页 首页上一页123下一页尾页

正 在 载 入 中 ……
撸色网  夜夜撸  色网址  色网站  色情网  99热  情色网  色网吧  色五月综合  色撸撸  黄色网  淫色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