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针对年满18周岁非大陆全球华人开放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 
正 在 载 入 中 ……
正 在 载 入 中 ……

今世母子轻轻舞

  我,张名宋,出生在山东南部的一个温情的小乡村。   这些年来都忙碌于生活,忙碌于自己的学业,直到十八岁的时候才离开了我的乡村,开始了城市的生活,但是每当想起乡村总是让自己流连忘返,一直都在想该抽出些时间来写写一些关于乡村的文字。今天就写写那些肉色的回忆吧。虚虚实实,大家且一笑之。   那时候,我大概只有十三四岁吧,由于家里的生活状态在乡村中属于富裕类的,所以很早就可以接触一些黄色媒介产品,时常趁爸爸妈妈不在家的时候,兴奋地跑到电视柜前,蜷着瘦小的身子翻出压在最下面的(你懂的)CD,然后就开始了我的欣赏生涯。   父亲大部分时间在离家20多里的乡厂里担任主管,很少回家,母亲又十分宠溺我,这种情况更催生了日后我20年最深的欢乐和痛苦。   只是欣赏哦!现在想起来,我还真的是忘记了那时候有没有边看边小JJ勃起,即使勃起了,也不懂得要用手在JJ上上下运动起来。在自我充电一段时间后,幸运便降临在还是孩童的我的身上。   依稀记得那是一个美妙的春天。   在我的乡村春景里,那是一片一片碧绿的,青草,高山,田野,他们在展开着的就是一卷高山绿水的画轴。乡村的人们,鸡犬的叫声,鸟雀的啼鸣,淳朴婉转动听。在乡村的大山里,流水,一铺开就是脉脉的温婉柔情;在鸟雀的啼叫中,绿色的潮头声声切近,由远而来汇成一段曲谱,上面跳动着欢快的音符,站在流水边,这时候我的心里奏响一种美妙动听的旋律。   这旋律开始是乡村风景的协奏,后来,又有了令我20年来最回味的母亲的床呓。   「名宋,起床啦!」一声悦耳的伴着愠气的叫床声(叫我起床的声)响彻在还在熟睡的我的耳畔。   「小混蛋,虎虎都起床了,你还不起床?」这是我妈妈的声音。   36岁的母亲168左右的身材,皮肤莹白,有着挺翘的胸部,最突出的就是那悦耳的声音,私下里曾听我的发小小峰说,「你妈的声音太好听了。」「妈,让我再睡一会儿呗?」我嘟囔着,很是不情愿的说道,「再说了,虎虎起床了,我为什么就要起啊。」「一会儿?十分钟前你就是这么说的!」妈妈边说边揪起我的耳朵,「你是虎虎的小主人,得给虎虎做榜样!」又过了十分钟,实在受不了妈妈的唠叨起床的我给了正在打哈欠的虎虎一脚。   「你这条懒狗,就不能晚点睡,再起这么早,不给你喂食!」正在灶台上忙碌的妈妈闻言一笑,「你就欺负虎虎吧!」我闻言不置可否,只好转移话题道:「妈,早上吃啥啊,好饿啊。」「刚出去在你二伯家买的油条,还有昨晚的粥热乎了下,凑合吃点吧!行么?」妈妈等着我回答,久久不应,扭头看向我,却看到她宠溺的儿子正愣愣着看着自己。   而我正处于无比混沌中,那是怎样一种画面啊!   中国古代文人向来都是喜欢「一年之计在于春」的「晨兴理荒秽、戴月荷锄归,道狭草木长,夕露沾我衣。」在乡村里这是一种多么纯厚,多么朴实,多么美好的生活观念啊!这也是古时乡村里农家百姓对于时间的最直观的看法,全然没有那种悲郁之气和郁闷之感,有的只是对生活的一种平静且泰然的接受。   可是,这一日的早晨,我,一个母亲的儿子,却在母亲身上看出了一点不同来,母亲不只是母亲,还是一个女人啊!   母亲穿着薄薄的V领春衣,那文胸的系带调皮的漏了出来,白嫩的胸脯赫然随着母亲俯身擦锅台而俏生生露出一个小丘,丰满的腰身盈盈翘着,那股说不出的媚态刹那间充盈着我的脑海,一股不可遏制的异样感让我冲动的快步走过去,从后抱住母亲。   这一刻,我什么都不知道,就像磁铁的异性相吸般狠狠地「吸」到母亲身上。   母亲有些发愣,随即扭过身来,反抱住我,下巴抵到我的头上,轻声问道,「傻儿,怎么啦?」闻言,我也不出声,却愈加用力的抱住母亲,放佛要把母子身体之间的缝隙填满。   母亲僵了一下,却也更加用力的抱住我。母子俩都不只在想些什么。   那一个清晨,具体的情况已然忘却了,只依稀记得,在母亲轻呼饭要凉了的低声中,我不舍地松开了那香香的身体。不是香水,不是体香,而是特有的清香肥皂味,那种味道伴随了我十三四年,却第一次给了我异样的嗅感,如同母亲,第一次给了我异样的感觉一般。   一日无话。   「妈,我回来啦!」我兴奋地冲进家里,自从早晨和母亲的异样接触后,我第一次发现,放学后的回家对我有着异常的吸引力,我知道,这都是因为母亲,直白地说,更是因为母亲那丰腴的诱惑。   「名宋,今天咋回来的这么早?没和小峰疯玩去?」妈妈似乎有些奇怪,丈夫在厂子,一个月只回来一两次,所以,自己都是根据儿子回家的时间来做晚饭的,我每次都喜欢4点半放学后在外面玩儿四十分钟,今天这么早,母亲自然很是奇怪。   当然,我是不会说出为什么的,只是默默走到母亲身边,像早晨一般,紧紧搂住母亲。   想起放学时,自己立刻回家,小峰还问自己怎么回事!我说想妈妈了,小峰那股子嘲笑样,笑吧,笑吧,怎么笑都阻挡不了我的脚步!什么脚步?慢慢,你就会懂得。   「这孩子,今天这是怎么了。」母亲敲了敲我的头,脚下虎虎那条懒狗又懒皮地蹭着我的脚。我一脚划开虎虎,仰头看着母亲道,「没怎么,就是想抱抱妈妈。」听到我的话,母亲笑了笑,「那妈妈也要抱抱我的傻孩儿。」由于我和母亲面对面的拥抱,左耳紧紧压在母亲的胸前,那份柔软的刺激不一会就使我的小JJ翘起抵在了母亲的大腿根上。   这时的母亲终于察觉到了我的异样,慢慢推开了我,红着脸,盯着我的眼睛道:「你……你这坏孩子!居然敢占妈的便宜!」我也红了脸,也不敢答什么,转身跑了出去。   晚上,睡觉的时候,我躺在炕上,却怎么也睡不着,想着母亲的身子,又激动起来。这种情况下,又怎么睡得着呢!   「名宋,咋还不睡?」耳边传来母亲的低声。   是母亲查夜!每天晚上睡觉前,母亲都会到我这间看看我,我激动之下,大声道:「妈,今晚,我想和你一起睡!」母亲有些发愣,似乎,可能是感觉我这个儿子今天真的是不大正常,沉默片刻道,你来吧。   躺在母亲宽阔的大炕上,母亲与我谁都没有开口说第一句话,半晌,在我越来越别扭中,母亲沉吟道:「孩子,今天……」说完这四个字,母亲不知又想起什么,低声道,「哎,快睡吧。明天还要上课。」说着起来掖了掖被角,似乎准备要睡觉了。   而本来打算偃旗息鼓的我看着母亲起来掖被角时只穿着文胸的样子,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要炸了!那是一种在云端的感觉,母亲的长发飘下抚过我的脸更是让我浑身要抖起来。   丝毫没有顾及后果的我,疯了似的掀开被子,一翻身,压在了妈妈的身上!   妈妈居然只穿了一条裤衩!刚才查夜的时候下身可是穿了一条薄裤啊!   这一刻的我真的没有顾忌了,是的,一个十三四岁的小男孩,又能有多大的自制力,特别是在一直很宠爱自己的母亲面前。   『』翘起来的小JJ抵在母亲的阴户上,虽然隔着两条裤衩(我的和母亲的裤衩都没脱),我也不管,只是像黄色录像上那样学着不断地执着地耸动着,不一会,我就压在母亲身上,亲上了母亲的嘴。   我至今忘不了那一刻,吻上母亲时那是在天上的一刻!   随后,母亲似乎反应过来了,用力推开了我!   「名宋,你在干什么!」黑夜里看不清母亲的表情,但语气里的愠怒让我知道,母亲真的很生气。   「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在干什么,张名宋?」   「你怎么学坏了!这是谁教你的!」母亲真怒了。   「你太让妈失望了,你怎么会这样,我可是你妈啊!」感觉到母亲的愤怒后的失落,ccc36.com做最專業的站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,再次抱住了母亲,母亲再次脱开我,我再次抱住母亲,来来回回印象中有十来次,母亲终于放弃,任由我抱着她,慢慢地啜泣起来。   「孩子,你这是怎么了啊?」   我囊了囊嘴,最终低声道:「妈,儿子喜欢你,儿子爱你。」「妈妈也爱你,可是……」「我是你孩子是吗?」这七个字之后,我和母亲都沉默了下来。只记得,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我和母亲只是静静地抱着,没有再说一句话。   长时间的静抱,我终于累了,巨大的失落掩埋了我的身心,赌气似的迅速地把自己埋进了被子里,母亲却没有动。   过了一会儿,深感痛苦和失落的我却感觉到一只略微发凉的手钻进了我的裤衩,是的,我至今忘不了那只手的凉意,也忘不了那时候我的极度开心。母亲终于还是很爱我的。这种爱,甚至是溺爱了。   不到两分钟我只觉得一股尿意涌上来。只好不好意思道:「妈,我想尿。」也不知道母亲是没听到还是怎么了,没有说任何话,依旧不紧不慢的用手上下弄着儿子的JJ,我还是「尿」了,当然,之后,才知道其实那是射了,童男的初次。 共2条数据 当前:1/2页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

正 在 载 入 中 ……
撸色网  夜夜撸  色网址  色网站  色情网  99热  情色网  色网吧  色五月综合  色撸撸  黄色网  淫色网